五月天激激婷婷大综合,综合激情丁香久久狠狠,亚洲丁香五月天缴情综合

<form id="vp53c"><legend id="vp53c"></legend></form>
  • <tr id="vp53c"><source id="vp53c"></source></tr><wbr id="vp53c"><p id="vp53c"></p></wbr><form id="vp53c"></form><form id="vp53c"><legend id="vp53c"><noscript id="vp53c"></noscript></legend></form><nav id="vp53c"></nav>

    北京城市建筑雙年展訪談 胡越:建筑是超越語言的一種思想

    人物胡越

    09-11

    2020

    以下文章來源于北京城市建筑雙年展2020先導展 ,作者BUAB


    北京城市建筑雙年展訪談計劃

    “北京需要什么樣的雙年展”


           北京城市建筑雙年展訪談計劃由北京城市建筑雙年展組委會發起,邀請國內外30余位知名的城市、建筑及相關領域的專家學者,圍繞城市、建筑、北京、未來等關鍵詞進行訪談,記錄其對當下重要議題的思考,倡議和展望北京城市建筑雙年展的責任和未來。



    第八期  胡越


           胡越,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總建筑師,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中國設計業十大杰出青年、北京市突出貢獻專家。其建筑作品為現代建筑體現中國特色作出了有益嘗試,入選建筑藝術雙年展、世界建筑節、“心造”中國當代前衛建筑展、“從北京到倫敦”建筑展、“中國100”建筑展及首屆中國設計大展等。曾獲中國建筑學會建筑創作大獎、全國優秀工程設計金獎、詹天佑土木工程大獎、WA中國建筑獎等眾多獎項。


    以下為訪談原文



    01  建筑如何在復雜中尋求平衡?

           其實建筑是一種思想方法,就跟語言一樣,語言是我們思想的工具,也是思想本身。還有一種思想是超越語言的,我覺得建筑就是一種。


           建筑是發現問題和解決問題的一個過程。一個建筑面臨的問題是無限的,我們不可能去囊括所有的問題。建筑不存在唯一的真理,可能有多個解,多樣的解,所以我是覺得發現問題和解決問題本身就帶有價值觀,就是一種價值觀的判斷,你認為哪個問題重要,你就解決什么問題。這個價值觀建筑師不可能獨立在社會之外,因為現在關注可持續發展,那么我們必須得做出回應,可能將來咱們遇到一個大饑荒,或者是一個外星文明的侵略,作為一個人,這是大家面臨的共同的問題,必須去解決,但是我覺得每一個人對待自己周圍的事物的判斷和社會的判斷,肯定有自己獨特的看法,你的生活閱歷,你受的教育,你的世界觀和人生觀都會對你有影響,所以怎么去看待這個世界,怎么去發現這個問題,怎么去選擇這個問題,其實是最關鍵的。


           作為一個建筑,因為生命周期一般至少得50年,在這種社會如此巨變,科學技術如此發達的條件下,我們如何讓建筑去適應全生命周期,這個其實是建筑師面臨的一個比較大的挑戰,因為我們任何人都沒法準確的預測未來。所以我們如何在現在這種有限的智力、有限的條件下去預測未來,我認為靈活性就是一個最重要的事情。建筑有功能有屬性,但是你不要去把它做得指向性那么強,因為你不知道它將來會變成什么樣。所以后來我自己發明的詞,叫弱指向性建筑。



    02  科技/藝術/或其他是建筑的未來嗎?

           現在這個世界,建筑應該是一種本體的回歸。它應該是跟技術走向相反的方向。我每次都反省說到底什么是未來?人類最后什么是未來?因為我們建筑這個行業提供的是人生存的地方,在滿足了人的基本需求的時候,我覺得越現代的時候,其實人越需要回歸到那種傳統的狀態上去,更高層次的那種回歸。作為建筑學來說,對現代科技迷戀的批判和對傳統生活人與環境融洽關系的一種回歸,我覺得這個是關鍵的問題。


           建筑本身,從傳統的建筑學角度,它并不是一個技術的發明者,是有選擇的用技術,創造性的使用技術。這就回到了剛才我說的那個問題,就是發現問題和解決問題,發現問題是你的價值觀的判斷,使用哪個技術也是你的價值觀判斷。


           開辟美學的新邊界一直是建筑師需要從事的一個重要工作。建筑從誕生的時候,因為技術的限制和本身的成長過程,它就是一種抽象的形式,你要是能欣賞建筑和城市,我認為是需要有一定的認識能力,從一個簡單的具象認識能力上升到一個抽象的認識能力,在這個上頭你才能認識到建筑的美和它獨特的東西。建筑審美的更高價值在于它的抽象性,而不在于具象性。



    03  建筑學的邊界在哪里?

           凡是搞創作的,如果在自己的“界”里頭那肯定是死路一條,跟過去中國有句老話叫功夫在詩外,其實是一個意思,古人早就認識到這個問題了。如果你要是進行一種形式上的創新,只是在自己的原來既有的范式圈子里頭轉,是永遠不可能創新的,必須得跳出這個東西,但是你不可能跳出人類所有的知識集合,跑到另外一個維度上去創造,那個不太可能。是在這個基礎上慢慢的向前擴展,其實就是創造。


           有人覺得我們是不是過分的向外國學習,就會失去我們自己。其實不必擔心,幾千年發展過來的不可能就把他的東西抹掉,你發展的越快,接受外面的東西越多,你會很快跨越簡單的模仿狀態去發展自己的東西。不敢真的去擁抱現在世界的先進文化,反而是我們一直沒有快速發展的原因之一。


           我覺得中國人,特別是建筑師,你要看到中國現在面臨的社會問題,如果你看到了現在中國面臨的特殊社會問題,去解決這個問題,肯定就是中國自己獨特的東西。



    04  北京是一座什么樣的城市?

           北京是一個古都,它有那么多年的文化,同時它又是中國現在正在上升的一個大國的政治、文化、經濟中心。它的獨特性應該是毋庸置疑的,它是世界上頭一份,那些東西集于一身,你再找也找不著第二個了。


           北京從過去的皇宮皇城,封建大帝國的首都,到我們現在,我希望它能夠更加生活化一點。對城市我是挺在意的,我大多數的旅行就是在城市里轉,這是我特別大的愛好。我到世界各地去,就在城里頭,我是暴走族。通過行走去體驗這個城市的生活和它的尺度、關系。北京在這個方面是欠缺的,它的問題是因為里坊制,過去戒嚴的宵禁管理系統下發展出來的,所以在小尺度里,不存在生活,它是墻,就是一堆墻和門。你作為一個風貌看的話是非常好的,但是你作為一個生活來看,街道城市公共空間兩邊全是墻,你會感覺很無趣。城市是承載人生活的一個地方,如果是活潑的、開朗的、健康的城市,它應該是充滿生活的樂趣,優美的環境,在這個方面北京還有相當大的提升空間。



    05  北京需要什么樣的雙年展?

           如果北京作為一個世界文化大都市的話,雙年展應該是必選項,毋庸置疑。重要的是能不能形成一個高水平、持續下去的雙年展,我認為全中國都面臨這個問題。一個強有力的機制、一個班底、一個平臺,高標準地專業化運作,這是雙年展最重要的。


           至于說展什么,怎么展,我認為隨著時間的推移,今年和明年,下一屆和這一屆肯定是不一樣的,與時俱進就可以,最重要的是基礎要弄好。




    出品:北京城市建筑雙年展組委會

    制片: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

    聯合制片:全球知識雷鋒


    監制:沈思

    采訪:劉淼

    攝影:王凡、大威

    剪輯:王凡

    編輯:趙劍臣


    策劃:蓋鄚、姜冰、沈思

    鳴謝:李思遙、孫志健、茹靜語、蔡詩瑜、李佳燁

    北京元觀品牌、ZOO事務所、BEE設計工坊



    下期嘉賓:卡洛·拉蒂




           北京城市建筑雙年展 | Beijing Urban and Architecture Biennale,是“2020北京國際設計周”產業合作單元的重要活動之一,由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和北京歌華文化發展集團有限公司共同發起。本次先導展由邵韋平先生任總策展人,于2020年9月21日在北京城市副中心張家灣設計小鎮開幕,展期持續到10月6日。


    五月天激激婷婷大综合,综合激情丁香久久狠狠,亚洲丁香五月天缴情综合